雛森從昏睡中醒來時,朝陽高掛在天空,明亮而耀眼。病房中終於有了從窗戶照進的一束光明,橫過病床,將窗格印在地面。她環視房間,看著窗外四番隊整齊劃一的隊舍、光線中點滴袋上浮的氣泡、擺在角落的維生器材,最後伸出雙手,靜靜凝視。手上已無任何傷痕,但剎那間她又看見雙手滿是鮮血,她自己的血。
療癒師是名綁著鬆鬆馬尾、黑髮、褐瞳,有張聰慧面孔的女子,注視她之後便讀出病情,隨即合起雙手,讓技藝的光芒覆蓋一切。
「妳要多想想,孩子。」
日番谷冬獅郎是這次隊長級的傷兵中最早出院的,或者說,第一個脫逃成功的。等到四番隊隊長笑吟吟地來請他回去時,他已經改完兩天份的文件了。(「松本,妳到底在做什麼啊!」「整理文件啊。」)
脫逃兩個小時之後,日番谷隊長就被抓回去了。(「隊長慢走~」「妳給我記住!」)

雛森慢慢的摺著一隻白色紙鶴。材料是張普通的便條紙,邊緣印著五番隊的隊徽。窗外,雙殛之下的穿界門開了,又關上。女孩把紙鶴穿上線,吊在床柱上。
起風時,紙鶴便打轉著。
日番谷敲門,走近床邊。「我可以出院了。」他說。少女一笑,給他另一隻紙鶴(材料是十番隊的便條紙)。
「托你們的福,我的工作量又加倍了。」「那真是抱歉呢。雖然我在這裡,我也有處理一些…」「反正我在三天之內就能把它處理掉。」少年把同樣穿了線的紙鶴拎在手上,讓它在明亮風中搖擺,彷彿飛翔。「雛森,傷口還好吧?」「好很多了。我只想快點回去工作…三席他們應該累壞了…」「現在大家都很忙啊。」「是啊。而我只能躺在這裡…昨天我試過了,連下床走路都做不到…每次睡著醒來都是好幾天之後了…有時候,甚至看不到太陽…」「不要說了。沒有人願意受傷,尤其是妳。但是既然受傷了,就休息吧。」
少年伸手,替她把遮住眼睛的瀏海撥到耳後。女孩靜靜看著他。「…話說回來,以前妳跌倒也會哭個大半天呢。」「什…什麼啊!日番谷你才是吧!連菜刀都不敢拿!」「因為那把刀子很髒!」「那不是髒,是花紋!啊,我想起來了,你摔破杯子被割到的時候也有哭,還有踩到西瓜皮滑倒的時候…」「不要把這些事情記得那麼清楚啦!」
療癒師一臉哭笑不得的坐在門外。「妳不進去嗎?」「他們談得正開心,我進去就不好玩了。」「…好玩?妳發燒了嗎?」

創作者介紹

開到荼蘼。

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ght
  • 謝謝小熙贈文喔~>////<
    裡面有個自創人物~
  • 熙
  • 喔。
    把浮卯交出來啦!
  • 欲速則不達啦~><
    最近每天都在為52《下》煩惱...=3=
    《中》大概8/3會貼吧!!
    可是我覺得寫得不很好...
    管他~結局最重要!!(毆)

    ight 於 2007/07/30 19: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