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在現世的中國,是死亡的代碼。
十三,在現世的西方,是惡運的象徵。
 
我們背負沉重的十字架,步上毀滅之途。
 
 
 
 
東方,第一道晨曦穿過縹緲雲絮,破曉而出。金色熹光替無垠蒼穹鑲了滾邊,替廣袤沃土著了一襲金縷衣。糝了一地的金粉映著石階的碎玉,似波光粼粼、熠熠繁星,光彩奪目,絢爛耀眼。
 
今日,瀞靈廷內一片祥和。
 
似乎有好些日子,已不曾被如此恬適的氛圍所環抱了。
數百年來,總是一身死霸裝的死神早已遺忘這般和平的時光。只要腰際的斬魄刀一出鞘,霎時灰飛煙滅。
 
對身肩重任的護廷十三隊來說,玄色是絕望的盡頭,他們必須尋找殘存的光明,才能救贖污穢的軀殼。
 
※     ※     ※     ※     ※     
 
「花太郎,有沒有看見隊長?」四番隊副隊長虎徹勇音詢問道。刺眼的白光打在臉上,她反射性地伸手遮掩,姣好面容上空留一片黑影。但那又何妨?沐浴陽光下,汲取和煦、溫暖的氣息,在這之下,一切事物似乎都無傷大雅。
「卯之花隊長說要到十三番隊一趟,好像是浮竹隊長的宿疾又復發了。」
十三番隊?腦海裡閃過一絲念頭,沒多說什麼,勇音逕自朝十三番隊隊舍方向行去。
 
 
 
微風在竹林間來回穿梭,撫過樹梢,中空的竹幹隨之起舞,像是歡迎她的到訪,片片竹葉也樂得拍手叫好。
一片枯葉飄落水面,掀起一波漣漪,扁舟隨著潺潺流水,航向未知的終站。
 
今日,瀞靈廷內一片和樂。
 
或許是還不習慣這般「和樂」的生活,以致於當勇音瞧見眼前這幅景象時,只能杵在原地,心裡沒了譜,拿不定主意。
 
她完全震懾住了。
 
沒想到十三番隊的「他」竟跟自己最親近的「她」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膽,其中還不時夾雜著女子的哀吟聲……
天!勇音隻手矇住臉,蛾眉緊蹙,不敢再往下想。
他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好半晌,靈敏的腦子再度恢復運作,勇音正努力思索要不要打擾這二人。
 
 
 
「你過去一點,不要一直擠過來啦!啊,痛死人了!沒事幹嘛踩我的腳啊!」
「閉嘴啦,浮竹隊長有我就夠了!厚,我看不到啦!」
「你說什麼?我告訴你,浮竹隊長是我最最尊敬的人,你閃遠點!」
「最尊敬浮竹隊長的是我!」
「是我!」
「#%&*※$」
 
勇音挑起柳眉,瞇著眼打量這對正打情罵俏──呃不,是在爭論「誰比較尊敬浮竹隊長」的十三番隊的冤家。
從這二人鬼鬼祟祟躲在門外的可疑行徑,及原本該是緊閉的門扉卻裂了一條縫兒,種種跡象看來,很明顯地,清音跟仙太郎是在「偷窺」及「竊聽」。
 
但,現實總是殘酷的。
 
身為十三番隊的第三席,這二人完全沒有當間諜的資質。
 
勇音無奈地嘆了口氣。
咦?方才是誰忍俊不住,洩露了一絲笑音?
她透過純白紙門屏氣凝神地觀察房內的一舉一動,似乎有人的肩膀正劇烈地抖動著…絕不會是卯之花隊長,敢情是他們「最最尊敬」的浮竹隊長?
 
噢,這個笨蛋清音,把虎徹家的臉都丟光了!
 
勇音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終於按捺不住,她趨步向前,一把拉開竹扉,門外吵得正激烈的二人根本沒查覺到有股不屬於十三番隊的靈壓,一時失去重心,措手不及,登時跌了個倒栽蔥。
 
「打擾了。」無視白痴二人組的存在。
「好痛啊──咦?大姊?」方才忙著注意浮竹隊長的一舉一動,對於姊姊的來訪,清音竟渾然不覺。
「仙太郎,清音,有什麼事嗎?」不能笑!浮竹努力隱忍嘴角的笑意,不想傷了下屬的心。
 
這二人哪,真是可愛!
 
當場被抓包的犯人忙著搖手否認:「沒沒沒──沒什麼事!打擾隊長了!」事跡敗露,哪還有臉再待下去?俗話說得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等等。」
「是,隊長?」慘了,浮竹隊長該不會生氣了吧?
「下次要記得先隱藏靈壓,還有,小心『隔牆有耳』。」他失笑道。
「是!真是非常抱歉!」
他倆恭敬地行了個九十度大禮,腳底抹油,閃人去!
 
「很抱歉,浮竹隊長,沒想到清音竟做出這種事──」妹妹闖了禍,留下爛攤子給姊姊收拾,害得勇音忙著跟十三番隊隊長賠不是。
「別那麼在意,勇音。清音她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呢。」但老是和仙太郎「爭寵」,倒是讓他有點吃不消。
 
一旁沉默的四番隊隊長忽地開口:「勇音,找我有事嗎?」就算甫經過一場鬧劇,卯之花隊長一舊保有那股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威嚴與氣質,如同她的名一樣,剛烈亦不失溫柔,是護廷十三隊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
「是這樣的,方才伊江三席通報說──」
 
語音未落,即被突如其來的播音給打斷。
『各番隊隊長請注意!現在將召開緊急隊長會議。重覆一次──』
 
卯之花斂了斂眸色,朝勇音道:「妳先回去吧,有什麼事等會兒再說。」
「是。」她轉身離去,旋即沒了蹤影。
 
「又有大虛了嗎?」若非重大事故,是不會緊急召集十三名隊長集合的。
「聽說討征隊全軍覆沒…浮竹隊──」
「隊長,」他替她接話。「我是護廷十三隊第十三番隊的隊長,理當有我應盡的義務。妳也是,卯之花隊長。」幾百年相處的時光,浮竹早摸透了她的性子。老是把他人擺在第一位,從不會替自己多想想,這叫他怎麼能安心呢?
卯之花隊長可是不贊同這般說法。「隊長」的義務?那又如何?對她來說,他現在只是個病人。病人的「義務」就是好好地療養休息。
「你還沒完全痊癒,以你現在這副樣子只是白白送死。」前些日子天氣忽冷忽熱,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使他染上了風寒;加上百年來的宿疾再度復發,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幸而有卯之花細心調養,才逐漸恢復健康。
 
「卯之花隊長,妳知道嗎?」浮竹沒由來的一句,「據說『四』跟『十三』在現世都是不吉祥的數字。」
他想說什麼?「這裡是屍魂界,不是現世。」
浮竹望向門外,無垠的藍天白雲映入眼簾。「但有一件事在屍魂界或是現世都是一樣的,」一樣的悲哀。
「竹子如果開花了,那就代表它的壽命將盡,活不久了。」如同風中殘燭,像他一樣。
 
卯之花背脊一陣冷。什麼意思?他會離她而去嗎?
 
浮竹卻只是轉頭對她笑道。「我們走吧,卯之花隊長。再不去集合,恐怕又要被元柳齋老師罵了。」那抹笑在她眼裡,竟像他絲絲銀髮般那樣刺眼。
 
「我不會讓你死的,浮竹隊長。」她忽然對他說。他有他應盡的義務,她也是。是的,身為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終於明瞭,所謂的「義務」到底是指什麼。「我們四番隊的義務,就是守護瀞靈廷內的所有死神。」包括他,第十三番隊隊長,浮竹十四郎。「所以,絕不會讓你死。」就算賭上她的生命。她要創造奇蹟,要證明竹子就算開花,也是可以活下去,甚至活得比以往更好。
浮竹愣了愣,而後失笑。想不到認識百餘年的卯之花隊長也有這麼固執而可愛的一面!
 
是啊,就算穿上同樣的死霸裝,披上那件沉重的白色外袍,但走的還是不同道路。
 
或許,他找到了,屬於他的那盞光明。




※廢言※

警告:7/9~8/3輔導課,無限期拖稿。(二篇待補,《中》已完成,《下》是個未知數XDD)

先貼上來過過乾癮……先前就貼過了,只不過怕拖稿嚴重又刪了……
小熙啊,我貼了妳要看喔!

P.S:是說清音跟仙太郎那段有人被我騙到嗎?

創作者介紹

開到荼蘼。

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雨言
  • 夜夜~浮卯好耶(拇指)XDD
    以前看過都是藍卯比較多,但浮卯的感覺更棒ˇ

    一開始數字的假說那段很吸引人ˇ沒想到看起來還真有番意思呢(對於52的嫌棄可就不在乎了),兩個人的相處方式淡淡的,整篇看起來既悠閒又帶點說理的味道,論証中還有無奈。
    曖昧的那段很有趣ˇ緊接著任務的壓迫有劇情上的加強,很棒ˇ曦夜夜有空別忘了更新唷XD
  • 我可以直接忽略括號裡的字嗎...=3=不要嫌棄啦啦啊啊啊~~~這是我取過最有意義的標題耶...(劃圈圈)
    藍卯只看過一篇(流風大寫的XD)
    本來打算也把藍染加進去的~
    無奈私心作祟(我討厭藍染啦!!><)+不想讓第三者搶了主角的光采(因為藍卯真的很常見哪~)所以才用"大虛"帶過(兩個level差很多XD)

    "整篇看起來既悠閒又帶點說理的味道,論証中還有無奈"...呃...雨言言是這樣想的呀~~~
    坦白說寫得時候根本沒想那麼多啊(毆)
    還是謝謝言言能看得這麼深入喔(慚愧)

    我也很喜歡搞笑那段哪~>////<
    是說言言有沒有被我騙到呢??(勇音那段)
    這篇有貼在小海島論壇~
    雖然迴響不錯(受寵若驚啊~謝謝言及各位大大支持啊)但是有大大想在後段"加糖"或是再來一點搞笑片段~
    可是可是...根本沒這方面的靈感哪!!><
    (我會努力的...總是要有點味道嘛...[嘆])
    (噢我打好多~不好意思XD)

    ight 於 2007/07/13 22:49 回覆

  • syllien
  • 很有意思.......

    不過證據到底是哪裡啊~這只是醫生和病人吧~!
    不過不管怎樣,浮竹啊,在大戰之前一定要保重身體...............
  • (小熙嗎??要先說一聲啦啦啊啊啊~~~><對於沒看過的名直接當作不認識XD)
    證據是指"浮卯"的證據嗎??
    坦白說真的沒什麼根據~
    只是因為我喜歡浮竹再加上文內寫的種種相似或相反的原因~
    這兩隻就這麼被我配在一起了XD
    簡單來說就是愛嘛!!!
    愛是不需要任何原因的~~(茶)
    醫生和病人這層關係反而沒有多加著墨XD

    ight 於 2007/07/19 18: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