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下旬,暑氣蒸騰。街上熙來攘往的人們卻絲毫不減興致,尤其正放暑假的學生們更是如重獲新生的籠中鳥,難掩興奮地計劃該如何運用這段長假。

 

「吶,我們下星期三去看電影好不好?」幾名女孩利用難得的假期,相約出來逛街並趁機血拚一番,順便預定下禮拜的行程。

 

「贊成!小光要不要一起來?」

 

「好啊──等等,下星期三是幾月幾號?」被點名的女孩原本爽快答應,轉念一想又覺不對,連忙向一旁好友提出疑問,及肩褐髮隨著晃動而憑風輕揚。

 

「八月一號吧。」

 

誰料一聽到這個日期,女孩大驚失色。

 

「八月一號!?那不行,我那天有事。」

 

該死!她居然忘了這麼重要的日子!忽地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打斷她的思緒。

 

「喂?」小光順手接起。「阿武啊,怎麼了?」

 

「哦~男朋友打來的~~八月一號那天該不會要去約會吧~~?」

 

女孩們一得知來電者為何許人也,忍不住小小調侃一下,小光只得邊講電話邊分神揮手阻止她們再多言。

 

「嗯……八月一號那天,要去露營嗎?好,我知道了。地點是在……咦!?

 

 

 

      

 

 

00九年八月一日,上午十點整。

 

 

「大家都到齊了嗎?沒問題的話就可以出發了。」

 

朋友沒猜錯,八月一日的確是要跟阿武出去,但不是純粹的兩人約會,還另外多了六個人及……八隻獸。這天要去露營,地點是在,數碼世界

  

  「等等,怎麼沒看到小京他們?」光子郎左顧右盼,發覺人數似乎不大對。

  

  「小京、小賢出去玩了,過幾天才會回來;伊織要照顧住院的爺爺,至於大輔應該是……」阿武和小光彼此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即閉口不再多話。

  

  「大輔他怎麼了嗎?」丈聽兩人這麼一說,跟著緊張起來。

  

  「應該睡過頭了吧。」不同丈杞人憂天的性情,阿和好整以暇地說出弟弟的猜測。畢竟對方是大輔,睡過頭這種「小狀況」對他而言不足為奇。

  

  「不管他了,我們先走吧。」

 

  

  十年後的二00九年八月一日,八個人和八隻獸,再度朝數碼世界出發。

 

 

 

  

  抵達數碼世界時已屆深夜,然而眾人卻毫無睏意,畢竟生理時鐘還不到中午,現在精神正好。可能是太久沒到數碼世界了,數碼獸們個個興奮難耐,迫不及待想探險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孩子們與數碼獸第一次相遇,距今已十個年頭。這段期間雖然還是會不定期到數碼世界玩玩,但停留時間總是不長,不像首次踏進數碼世界一樣待了好幾個禮拜。因此在十週年的今天,眾人決定再來一趟冒險之旅。

 

有了先前的經驗,這次可是有備而來。瞧瞧大家身上的「配備」,露營設備一應俱全之外,餅乾、泡麵等乾糧更不可或缺,美美還帶了撲克牌來!

 

「難得一到數碼世界就是晚上,反正大家也睡不著,乾脆去夜遊怎麼樣?」太一開口提議,其他人馬上齊聲附和。

 

 

數碼世界之於孩子們──現在已經不能叫「孩子」了──就像另一個避風港,時間愈久積放的情感愈深,冒險犯難的精神也與日俱增。再一次踏上旅途,心中懷有的不是恐懼,而是探索未知的期待及對數碼世界的信賴。

 

「十年」是以人類世界的時間計算而言,然而以數碼世界的角度來看,或許早已過了幾十萬年也不一定。在這期間有什麼改變,他們想靠自己的雙腳去發掘、用自己的雙眼見證。

 

 

一行人就這麼浩浩蕩蕩朝墨黑夜色出發,誰知過不了多久,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

 

那是一隻神似古代長毛象的數碼獸,體型比十年前在光丘遇到的長毛象獸還大上一倍,象牙、象鼻部份也略有不同,大概是歲月流轉後演化而成的吧。時光不斷向前推進,尤其數碼世界的時間根本如白駒過隙,現在很多新生的數碼獸就連亞古獸他們也不知其名,眼前這隻「新」長毛象獸就是最好例子。

 

憑著長久以來的戰鬥經驗,眾人直覺來者不善。果不其然,對方攻其不備,趁機揮動長長象鼻藉以示威,雖然大夥兒都閃過攻擊沒人受傷,但這種行徑已惹惱大家,數碼獸們瞬間進化為成熟期應戰,迪路獸和巴達獸也裝甲進化成尼菲迪獸及天馬獸。

 

由於敵人體積實在太過龐大,手無寸鐵的人類只得和數碼獸們一起行動,免得到時遭受波及。

 

趁著長毛象的注意力都在地面時,尼菲迪獸、天馬獸和巴多拉獸憑著可以飛翔的優勢率先給予痛擊。誰料敵人不但毫髮無傷,更激怒了它,一氣之下狠狠甩動象鼻,把三隻數碼獸連人剎時揮到天邊去。

 

 

「小光、空!!」

 

「阿武、空!!」

 

 

太一和阿和見狀驚叫出聲,還來不及反應三人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擔憂和氣憤霎時湧上心頭。

 

「你這傢伙──!加魯魯獸!」

 

「暴龍獸,我們上!!」

 

兩隻數碼獸接連反擊,美美、光子郎和丈見機不可失,也催促身下夥伴使出絕招助加魯魯獸和暴龍獸一臂之力。就算只是成熟期,接二連三的猛烈攻擊也讓長毛象猝不及防,只能落荒而逃。

 

眾人見它揚長而去也鬆了一口氣,畢竟沒有必要非得置數碼獸於死地;況且數碼世界本來就是數碼獸的地盤,所謂的「敵人」應該是人類才對。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找到空、阿武和小光三人。希望他們安然無恙才好。

 

原本該是快樂的出遊,卻在開端就變了調。凝重的氛圍籠罩餘下的五人及數碼獸,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人措手不及,完全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走。

 

最後還是年長的丈提出建議。「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看還是先去找空他們好了。」

 

「是啊,」光子郎跟著接話,努力想緩和太一阿和兩人的情緒。「神聖計畫應該還可以搜尋到他們的位置才對。」

 

美美也開口附和。「而且還有手機嘛!不用擔心啦!」此話一出,其餘四人頓時無言以對,讓光子郎方才的用心前功盡棄。手機在數碼世界還收得到訊號嗎……?不過早在十年前就有公共電話亭了,現在如果建了基地台也不足為奇。

 

「嘖,早知道就不要提議說要什麼夜遊就好了。對不起。」太一感到自責,其他人連忙安慰他。

 

「不是你的錯,太一,當初贊成夜遊的我們也不對。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找到阿武他們。」弟弟跟女友雙雙下落不明,阿和更是心急如焚。然而經過時光的磨鍊,他再也不是當年沉不住氣的毛頭小子了。硬是力圖鎮定,想盡快找到不知去向的三人。

 

 

也許是長期過著安逸的日子、久沒戰鬥的關係,才小試一下身手,數碼獸們就全數退化為幼年期,體力大不如前,只得由他人抱著繼續前行。除了滾球獸和獨角獸考慮兩人的心情,為了讓他們靜一靜,自個兒一蹦一跳地跟在三人三獸後面,太一及阿和殿後。

 

一路上兩人都不發一語,只同樣拖著沉重的步伐緩慢前進,離獨角獸和滾球獸已有一段距離,但至少還看得見他們。

 

「阿和……」經過一陣沉寂後,太一突然開口。「其實我之前,喜歡過空。之前,小時候。」怕空的現任男友誤會,連忙再加以解釋。是「之前的小時候」,不是「現在」。

 

然而阿和卻沒什麼太大反應,嘴角似乎還染了淡淡笑意,只回了太一一句:「我知道。」

 

兩人其實都不意外。太一之前喜歡空、阿和知道太一喜歡空,一點都不意外。

 

 

只是太一沒有勇氣罷了。

 

沒有告白的勇氣、沒有失戀的勇氣、沒有面對的勇氣、沒有失去朋友的勇氣。

 

 

所以他什麼也沒有表示,只有小時候送的髮夾。

 

後來國中時,太一在阿和演出前看到空抱著餅乾在後台門口躊躇不前時,立即懂了。

 

他沒多說什麼,也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甚至還催促著空,為她加油打氣。

 

 

而來不及發芽茁壯的丘比特種子,就這麼被扼殺掉了。

 

 

或許他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歡空,太一有時會這麼想。不過話說回來,小時候真的瞭解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戀愛」嗎?

 

也罷,反正最終結果就是促成了一段好姻緣、他們三人還是像從前一樣哥倆好,皆大歡喜。

 

阿和也是同樣的想法吧?

 

為了維護夥伴之間的友情,他選擇不講開也不點破,當作「公開的秘密」,彼此心照不宣,這樣,就夠了。

 

思及此,阿和沒由來地一句:「你剛才喊了『小光』之後又大叫『空』,對不對?」只是單純的想揶揄太一,毫無惡意地。

 

「幹嘛對女朋友的名字那麼敏感?」太一好笑地睨了他一眼。「放心,不會跟你搶。」那真的只是一時心急脫口而出,但要是問他為何沒喊「阿武」他也答不上來。好吧,他不否認也許空在心中有個特等席,然而也僅止於此。

 

「她真的很喜歡你。」從國中到現在,太一一直在旁默默守護他們兩個,由衷希望兩人能修成正果。

 

阿和瞥了瞥身旁的好夥伴。這種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難道你以為,空的『愛心』只有愛情嗎?」

 

聞言,太一疑惑地回望他,不懂阿和為什麼這麼問。

 

「我覺得空的『愛心』不只是愛情而已,應該是統稱的『博愛』。除了愛情之外,也包含親情或諸如此類的。當然,還有友情。」是全然的大愛,而不是某個單一的情感。

 

太一聽到阿和這麼解釋,無言地瞪著對方。他知道阿和想表達什麼。就算空跟阿和交往,還是不會忘了彼此間的友情,因為這就是空。沒有人比空更適合「愛心」了。

 

但是……為什麼心底有點不是滋味……?「你是想要炫耀你跟空的感情有多好嗎……」空的「愛心」包括「友情」──哼。

 

阿和一聽還愣了愣,隨後明白好友所指為何,放聲大笑。果然是相識十年的好夥伴!!

 

突如其來的笑聲讓打前鋒的幾人嚇了一跳,雖不知發生什麼事,但原先的陰霾已一掃而空,心情也不由得飛揚起來。

 

「神聖計畫有反應了!」光子郎突地大叫,眾人也為之一振。

 

 

過了不久,果然看到毫髮無傷的三人,及同樣退化成幼年期的數碼獸。

 

「哥!」小光一看見太一,馬上興奮向他們招手,清秀的臉蛋堆滿笑容。

 

「幸好妳沒事,嚇死我了!」見到妹妹還活蹦亂跳地,心中大石終於放下。

 

「阿武跟空也沒事吧?」阿和也按捺不住擔憂問道。

 

「沒事沒事,」空滿臉歉意。「對不起,給大家添了那麼多麻煩。」

 

「沒關係啦,沒事就好。」美美倒是不介意。「不過,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經美美一提才發覺,地上居然已經作好烤肉的事前準備,石頭、木材早已各就各位,只等著升火、放上烤肉架就行了。

 

「啊,差點忘了。」阿武忽然想起什麼,一臉正經瞅著五隻數碼獸。「……為什麼大家都回到幼年期了……?本來還想讓亞古獸或加布獸升火的……」

 

小光也接著道:「歌瑪獸也變成幼年期了!這樣就沒辦法抓魚了呀。」唉,虧他們三人如意算盤都打好了說。

 

才剛會合的五人五獸只能無言站在原地。他們的功能就是這個嗎……?這兩人夫唱婦隨的,合作無間嘛!

 

 

不過他們真是找到一個好地方。

 

前有藍海、後有密林,無疑是個好營地,在這裡待上幾天似乎也不錯。

 

倏地,遠方水平線透出微微亮光,如白金亮粉般糝了海面一片璀璨。緊接著巨大光球緩緩升起,萬丈光芒劃破黑暗,莊嚴肅穆像神祇降臨,讓人不敢直視。

 

 

破曉,晨曦。

 

 

大自然的驚喜,讓眾人不由得驚嘆。

 

「是日出!我第一次看到!好漂亮!」丈推了推眼鏡讚嘆。

 

「早知道就帶曝光底片來了……」光子郎嘟嚷著,有點失落。

 

太一則直直望著東方,半晌說不出話來。

 

 

破曉,晨曦。

 

光明,希望。

 

 

勇氣、友情、愛心、誠實、知識、純真,這些都是身為一個人自身的特質,「光明」與「希望」,則是進一步衍生出來的存在憑藉。

 

試想,要是這世上充斥著黑暗與絕望,還有活下去的動力嗎?

 

十年前最終決戰時,他們毫不畏懼地向敵方宣言:「我們還有明天!」

 

 

因為太陽還會再升起,所以還有明天。

 

 

「阿和,」太一突然開口。「如果到時候小光真的嫁到你們家,你可要好好對待她。敢欺負她我可饒不了你。」造化弄人哪!兩名對他而言無可取代的女性都被這對兄弟搶走了。

 

「啊?」被「威脅」的阿和完全摸不著頭緒。別說是太一饒不了他,在那之前心愛的弟弟更不會放過他。

 

但是太一不再答腔,莫名的感動忽地湧上心頭。

 

能再次在數碼世界相聚,是憑著大家獨一無二的特質才能走到這一步;面向光明、心懷希望,就能更深入地找尋自己的生存價值。

 

 

太一已經開始期待了,期待再一次十年後的今天。在這個美麗新世界。

 

冒險將會持續下去,因為我們還有明天。

 

 

 

 

 

<The End>

 

 

無責任後記

 

我覺得我真是瘋了,期中考一次更新三篇XDD

 

這篇是去年因應摳摳和嵐大辦的數碼十祭典活動而寫的文,

(活動日期是09.8.1~10.8.1,到09年無印[也就是俗稱的一代]剛好滿10年)

(左欄有相關連結!另外順便幫他們的新本作宣傳!!詳情請點入左欄查詢!!)

 

原本去年就要貼,可是當時覺得這篇寫得實在很不知所云,遲遲沒貼上來;

直到最近又看了一些數碼同人作品、再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寫的,發覺其實也沒有那麼糟嘛XDD

 

於是乎,就這麼被我拿來充版面了XDD

 

最後還是老套的祝大家期中歐趴~~!!

 

 

創作者介紹

開到荼蘼。

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子路
  • 我還以為妳這麼不贊成和空的人可能會在寫文時默默把這段關係略掉诶
    原來妳還是有寫嘛~而且看起來也沒帶私人情緒XDD
  • 其實對於和空或太空都還好耶0.0
    可能是因為小學看的沒想太多XDD
    和空沒什麼不好,至少我喜歡阿和,
    只是一開始太空那麼明顯讓人覺得有點橫刀奪愛=口=
    (突然想到某機器人動畫的怨念...= =+)
    比起和空最大的怨念是武嘉啊!!!
    這兩個居然沒在一起我快吐血了!!(翻桌)

    最後,這篇寫完過了快一年貼了一個多月~感謝回覆嘿~

    ight 於 2011/05/29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