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漸漸沒入海平面,橘紅餘輝穿過片片玻璃灑落偌大辦公室內,肆無忌憚地擴大領土範圍,向眾人宣告要不了多久便是夜王的天下。然而辦公桌前的粉紅髮色女子似是無暇注意時光推移,全神專注於眼前一疊待審理的文件,就連敲門聲響起,視線也不離開,只是隨口應了聲「請進」,待眼角瞥見來人,才抬首展露笑顏:「煌,是你啊。」

  「還沒忙完嗎?」他信步向前,有些擔憂地看著拉克絲,深怕她累壞了身子。

  「再一會兒就告一段落了,你先去那邊坐著等我好嗎?」語畢,又低頭提筆簽署幾份文件。但是煌卻仍舊靜靜站定於前,深邃雙眸直盯著她,好半晌才徐徐開口:「拉克絲。」

  「嗯?」還是沒抬眸,細小喉音當作回應,左手同時俐落翻頁,右手迅速動筆簽章。

  「我們結婚吧。」

 

  手中動作驟停。

 

  彷彿時光之流剎那減速,只見拉克絲緩慢抬起姣好面容,一雙清靈大眼睜得圓亮,不可置信地望著煌。他被她瞧得出了神,時間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停止,此刻,萬物逆旅徒留他們倆。

  勉強拉回思緒,煌再度啟口。

 

  「嫁給我吧,拉克絲。」

 

 

 ❖   ❖   ❖

 

 

  「結婚!?」卡佳里尖聲驚嚷,差點沒把口中的飲料噴出來。「煌那傢伙跟妳求婚了?」

  坐在對面的拉克絲依然巧笑倩兮,輕啜一口冰茶,對心上人的胞妹──呃不,根據當事者堅稱該叫「胞姊」才是──的反應倒是預料之中、習以為常。若非這兒是現任歐普首長的私人辦公室,只怕方才那聲高分貝驚叫是會嚇壞眾人的。

  「我們想請瑪琉小姐和穆先生當主婚人、花童則是福拉卡小兄妹,再請米蕾莉亞跟迪安卡和伊薩克來參加婚禮,還有……」狡黠的雙眼眨了眨。「想請妳和阿斯蘭當伴娘、伴郎。」

  「伴……」滾到嘴邊的抗議硬是被吞了回去。只不過當個伴娘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唔……我是沒關係啦,只是不曉得阿斯蘭同不同意……」

  「阿斯蘭那邊煌會負責說服他,不用擔心。」說罷,她意味深長地看著卡佳里。「你們最近還好嗎?」

  卡佳里聞言,斂眸,不答腔,只是有意無意地玩弄手中吸管,攪動杯中液體,浮冰因而相互碰撞發出聲響。喀啦。喀啦。

  要是平日與其他政商名流協商洽談,她必定會選擇咖啡或是香茗這類較為古典尊貴的飲品,而不是像現在這般邊喫著透明玻璃杯裡的泡沫紅茶邊和PLANT最高評議會議長……談心。

 

  談心。

  對,談心。

  喀啦!一個冰塊在吸管翻攪後排除萬難浮了上來。

 

  卡佳里拾起吸管前端彎頭吮了幾口,卻無心細細品嘗口齒間留香,只是一個勁兒的煩惱該怎麼向這位PLANT最高首長說明她和阿斯蘭之間微妙的兩人關係。

  這時拉克絲卻率先開口。

  「戒指……不戴了嗎?」她看向卡佳里空無一物的十指。

  卡佳里依舊不作聲,只是默默從西服外套的內袋中掏出一枚紅鑽戒。

  「在這裡。」

 

  自從八年前繼任父職,成為歐普領導者之時,她就不再是那個任性妄縱、為所欲為的小公主了。即便兩年後阿斯蘭為她戴上這枚戒指,沒有太多言語,無聲地向眾人宣示他的主權,誰料此時世界再度為戰火淪陷,身為歐普最高首長,自然須證明她的領導能力並博得眾人信任,而不是讓人以為她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甚至成為愛情的奴隸。逼不得已,卡佳里只得把戒指摘下,小心翼翼地收存起來。

 

  然而自戰爭爆發後她與阿斯蘭分隔兩地,不時總會耳聞一些蜚言流語。

 

  傳言阿斯蘭與ZAFT一位女士官關係非比尋常,彼此的互動多了一份曖昧,甚至傳出「PLANT薩拉前議長之子對歐普首長始亂終棄」這種荒謬說法。

  對於這些巷議街談的八卦謠言,卡佳里總是一笑置之。

  不對媒體做出任何回應,也不曾向當事人求證,因為她不想被當成愛吃飛醋的小女人,因為,她相信他。

 

  幾個月後戰事平定,表面上似乎恢復往日的和平,然則有許多事物早已不復以往。

 

  雖然他倆再次重逢,但似乎有一道無形的鴻溝橫亙其間,先前的親暱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尷尬的陌生感。

  彼此都心知肚明,會走到這步田地,其實跟第三者毫無關係。

 

  問題在於他們兩人。

 

  雖說「解鈴還須繫鈴人」,但是卡佳里對這類情感問題根本一籌莫展。

  拉克絲見她一副愁眉苦臉,只能在心底嘆息。

  「這個週末有空嗎,卡佳里?」她突然問道。

  「有是有,怎麼了?」卡佳里一臉不解。

  「陪我去選新娘禮服吧,伴娘也得挑一件才行,」拉克絲嘴角忽地上揚一個可疑的弧度。「跟男士們一起。」

 

 

 ❖   ❖   ❖

 

 

  一幅巨大宣傳婚紗照高掛牆頭,正下方的招牌及琳琅滿目的各式婚紗展立窗前,使人不禁駐足流連,尤其是情竇初開的女孩們,總是滿懷青春綺想,對戀愛充滿憧憬。

  但見店內兩名少女正拿起一件件禮服相互比較討論,店員面對這兩位親民首長大駕光臨又驚又喜,不敢出聲打擾,只是隨侍在側,好讓她們能慢慢挑選合適的婚紗。

  「妳看這件怎麼樣?」拉克絲指著一件白紗徵詢意見,卻看卡佳里一臉愁眉不展,像在苦惱著什麼。

  「怎麼啦?」她關心地問道。

  卡佳里望著姊妹淘,掙扎許久才吐露心事:「不見了……」

  「什麼不見了?」

  「戒指……」語尾哽咽,似是要哭出來了。「阿斯蘭送我的戒指,不見了。那天明明還在的啊……」拉克絲來向她請託伴娘一事時,她還給拉克絲看過那枚紅鑽戒,怎知在這之後無論如何都遍尋不著,戒指就這麼不翼而飛。

  「怎麼辦,阿斯蘭要是知道,一定會生氣……」她不敢想像後果。

  「不會的,」拉克絲連忙出聲安慰。「他不會怪妳的。」視線同時轉向坐在彼方一隅的煌與阿斯蘭,幸好相距甚遠且音量不大,方才的對話似乎沒傳進男方耳中。

 

  男性挑選服飾總是不若女性那麼挑三揀四,他們早早就已選定新郎及伴郎的出場西服;眼見女伴們面對林林總總的婚紗過了一時半刻仍舊拿不定主意,索性坐定角落沙發消磨時間。

  「怎麼會突然想結婚?」

  阿斯蘭一直覺得納悶。雖然他們已屆成年,但收到突如其來的喜訊,還是不免感到驚訝。

  俊秀臉龐勾起一抹笑,對於好友的問題,煌顧左右而言他。

  「也該是時候了。」跟著反問:「你呢?還不打算定下來嗎?」

  一個是同生共死的好伙伴,一個是血濃於水的親手足,多年以來兩人關係遲遲沒有進展,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旁人只能替他們乾著急。

  「再說吧。」阿斯蘭黯了眸色,吶吶應道。

  見他這般沉鬱神情,煌也莫可奈何。

  「迪安卡都跟米莉結婚了。」而且還快當爸了。

  「我知道,我有參加他們的婚禮。」刻意忽略話中有話。

  其實阿斯蘭本身很清楚,他們年紀也已老大不小,現階段而言,成家立業或許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不,不需要「立業」,只要「成家」,其餘別無所求。

 

  「我可不想再劫一次婚。」煌故意重提舊事戲謔好友。在眾目睽睽下駕駛鋼彈「擄」走新娘破壞大禮,實在稱不上是豐功偉業。

  被這麼一糗,阿斯蘭頓時神色羞窘。「抱歉,下不為例。」除非煌自個兒不希望親姊妹嫁人。

 

  老實說,他真該好好感謝煌才對。

  那時要不是煌當機立斷前去「綁架」卡佳里,只怕現在這幅光景是遙遙無期。

 

  結婚……是吧?或許哪天他也會無預警投下紅色炸彈也說不定。

  ……紅色炸彈?

  阿斯蘭霎時想到什麼。「你們不寄喜帖嗎?」

  煌啞然失笑。「沒有必要吧。」

 

 

  他們是浴火重生的孩子。

 

 

  戰後歷劫歸來,沒有迎接嶄新人生的喜悅,充塞胸臆的滿是磨人的孤寂。

 

  失去與得到的,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就像手中的細沙一樣,再怎麼緊握不放,終究還是會一點一滴流失。

  稍縱即逝的生命。

  如此縹緲而脆弱,不堪一擊。

 

  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他們的有限人生之於浩瀚無垠的宇宙,如同微不足道的驛站,往返的過客來來去去,誰也不能強留。

  托爾也是,尼可也是。

 

  已經不想再失去了,任何人。

 

  親朋已然無一字,任何表面上的形式都嫌多餘。

  如今失恃失怙,只能勞煩「長輩」福拉卡夫婦擔任主婚人,另外也只宴請幾位昔日袍澤。這樣,就已足夠。

 

  「穆先生和瑪琉小姐現在很幸福呢。」

  煌忽然有感而發。

 

  無能的萬物之靈不能與時間之神克羅諾斯(Kronos)相抗衡,唯一能做的就是極力抓住光陰的尾巴。

  不需要一輩子的老套誓言,未來的一切在無限大的時光洪流中都是未知數。把握每分每秒,剎那即為永恆。

 

  並不是每個人都像福拉卡夫婦那麼幸運。阿斯蘭突然領悟到這點。

 

  思及此,他情不自禁地定眼凝視黃褐髮女孩,看見一旁的粉紅公主似乎向她詢問了什麼,過了一會兒,卡佳里從中取出一件婚紗。

 

  沒有鋼圈架起的誇張澎裙,末端也沒有拖曳如彗尾般的綾羅綢緞,簡單的波浪狀巧思好似悠游自在的魚尾;白底平領胸口若有似無地綴上一點翠綠小花,下方裙擺則是雙層設計,裡頭襯著綠薄紗,整體看來高雅大方。

 

  阿斯蘭把卡佳里的一舉一動都直直望進心坎裡,不禁想著,或許她也可以為他穿上這件禮服。

 

 

 ❖   ❖   ❖

 

 

  婚禮在歐普郊區一座簡樸的教堂舉行,沒有奢華排場,沒有名人貴賓,一切全遵照拉克絲的指示,低調進行。

  「為什麼要在歐普舉辦婚禮?在PLANT不是比較方便嗎?」阿斯蘭狐疑,就連婚紗也是在歐普的店家挑選的。

  「唔……」煌沒來由地支吾其詞。「拉克絲說想回歸母星。況且,在自己的國土上難免會造成不可預期的轟動。」自行又多了一番解釋,努力說服好友相信他的說詞。

  阿斯蘭同意點頭,隨後又問道:「那麼,你們都沒昭告媒體和民眾嗎?」領導人準備步向紅毯的另一端,這可是頭條新聞,必定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已經發佈消息了,可能等等就會抵達吧。」煌避重就輕地回答。

  阿斯蘭還是滿臉困惑。

  照理說愛捕風捉影的媒體記者應當會在典禮開始前就已各就定位,而非當前所見,再過不久結婚儀式就要開始,卻只見到幾名受邀前來的好友。但是煌似乎不願多聊這類話題,也不好再過問。

 

  「喂!」

  一聲不甚友善的叫喚,引起兩人注意,回身看見來人,是伊薩克。

  依舊是老樣子,平齊銀色短髮,及不坦率的彆扭個性。

  「沒想到你也要結婚了,真是自掘墳墓。」他絮絮叨叨念個不停,不知講給誰聽。「嘖,步上迪安卡那傢伙的後塵準沒好事,尤其你的女人跟他家那口子一個樣,倔強又難搞,你自己小心,別說我沒提醒你,阿斯蘭。」

  「呃?」被點名的同袍一時反應不過來。要結婚的是煌,與他何干?

  伊薩克也被他搞糊塗了。「不是你要結婚嗎?跟歐普首長。」

  「不是我,是煌。」等等,現在是演到哪一齣了?怎麼牛頭不對馬嘴?阿斯蘭瞥見煌一臉「作賊心虛」,登時恍然大悟。

  「是誰告訴你我要結婚的?」

  伊薩克好無辜地指著一旁的煌:「他馬子。」

 

 

  …………………

  …………………

  …………………

 

 

 

  拉克絲!!

 

  他們被她擺了一道!!

  早該知道的,前未婚妻表裡不一的性格難道他還不清楚嗎?

  俗話說得好,「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拉克絲──!!」

  被害者怒氣沖沖直奔新娘休息室,決心找罪魁禍首理論。

  誰知一推開房門卻見卡佳里早早穿好上回相中的白底襯綠婚紗,一頭霧水地被眾人簇擁著。

  「阿斯蘭?為什──」

  卻見拉克絲笑臉盈人,硬是打斷卡佳里疑問。「唉啊,阿斯蘭,你怎麼還不換上新郎禮服?再拖下去會趕不上吉時的。」

  還真敢說!?

  他鐵青著臉瞪著這位笑起來迷死人不償命、撒起謊來也騙死人不償命的心機少女,力圖使自己維持一絲殘存的理智。

  「要結婚的是妳和煌,不是我。」

  此話一出,拉克絲還不及回應,其他人卻一片譁然。

  「今天不是你和卡佳里的大喜之日嗎?」穆驚訝問道。

  「拉克絲明明說你要和卡佳里結婚的呀?」米蕾莉亞挺著大肚子接著附和。

  「你該不會是想悔婚吧?」迪安卡一臉賊笑,落井下石。

  「阿斯蘭,這到底怎麼一回事?」聰慧的瑪琉查覺事有蹊蹺,忙不迭詢問。

 

  他無奈地重嘆一口氣,重複方才的話。

  「要結婚的是拉克絲和煌,不是我和卡佳里。」

  然而拉克絲真不愧是「身經百戰」的沙場老手,說起謊來不打草稿。「我和煌的婚禮是下個月,阿斯蘭,你記錯了吧?今天的主角可是卡佳里和你唷。」

 

  記錯了?不,以阿斯蘭嚴謹的個性,是絕不可能出這種紕漏。

  在場眾人立即明瞭事情始末,他們全被這女人玩弄於股掌間。

  所謂「紅顏禍水」,此話所言不假。

 

  好男不跟惡女鬥,阿斯蘭放棄與她爭論誰是誰非,改採理性進攻。

  「拉克絲,妳不能這麼做,我們──」

 

  語音未落,外頭驚傳一陣騷動。

 

  「薩拉先生,聽說您要與阿斯哈小姐成婚,是真的嗎!?」

  「為什麼選擇在歐普舉辦婚禮,而不是在PLANT?」

  「阿斯哈小姐,請問您身上的婚紗是薩拉先生親自為您挑選的嗎?」

  「薩拉先生──……」

  「阿斯哈小姐──……」

  大批攝影記者蜂擁而至,面對滔滔不絕的問題,眾人只能呆愣原地,半晌答不出話來,只有拉克絲率先出線,好整以暇地回應媒體。

  「各位記者先生小姐,婚禮馬上就要舉行了,是否能請各位先在來賓席就座。關於這些問題,待典禮結束後再為各位一一回答好嗎?」

  只見PLANT首長笑臉可掬,讓眾位攝影師及採訪記者臣服於她的石榴裙下。

  「是、是,議長說的是,我們真是太不識大體了。」

  「真的很抱歉,我們現在就離開。」

 

  眾家媒體聽聞心中女神拉克絲的話後迅速做鳥獸散。

 

  待閒雜人等離去之後,拉克絲轉而望向阿斯蘭,臉上的笑靨似乎更燦爛了。

  「現在,你打算怎麼辦,阿斯蘭?」她邊問道邊趁著其他人不注意塞了一項物品在他口袋。阿斯蘭理所當然查覺到了,卻沒多問。

  「是要真的『毀婚』呢,還是……」

  話未說完,阿斯蘭即不發一語地朝新郎休息室走去。

 

  看來他是選擇了後者。

 

 

 

  阿斯蘭想起那日在婚紗館,煌對他說的話。

 

  『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個偉大的女人,我們則剛好相反。』

 

  成功的女人背後總有個偉大的男人。

 

  是了,她們的確是成功的領導者,但是他們一點也不偉大。

  

  一介弱女子,正值荳蔻,涉事未深就得扛下統領全國的重責大任,不時還需忍受政府官員的冷嘲熱諷。一個人,孤苦無依地單打獨鬥。

  這負擔,太沉重。

 

  然而終究是挺過來了。

  從最初的懵懂無知,一路跌跌撞撞,到今日贏得舉國人民的擁戴,是她們自身的努力成就這一切,實至名歸。

 

  回首來時路,他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他們不偉大,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在一旁給予支持鼓勵,成為心靈的歸屬。

 

  如果不能為她們撐起一片天,那就當她們的地基吧。

  穩固的依靠,如此才能無後顧之憂地抬頭挺胸向前行。

 

  因為多年前曾有人悲憤地告訴他「活著才是戰鬥」,他才會在這裡,與她一起戰鬥。

 

  阿斯蘭忽然很感謝拉克絲為他「安排」這樁婚事。

  以他及卡佳里這種躊躇不前的畏縮個性,怕是到了海枯石爛、天荒地老,他倆八字都還沒一撇。

  順水推舟,何樂不為?

  不過對煌有些抱歉就是了。

 

  他扣上新郎西服鈕扣,再伸手進方才那件外衣口袋,掏出一個小東西。

  此時他才深刻體會到何謂「女人心,海底針」。

 

  好了,一切就緒,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希望她會說,「我願意」。

 

 

 

  新娘休息室裡只剩新娘一人,其餘人已先在來賓席上候著。

 

  卡佳里一見到他即提起裙擺奔上去。

  「阿斯蘭,這樣真的好嗎?」她不安道。「我看還是算了吧,跟記者解釋其實我們並沒有要結婚。」

  「有的,我們要結婚。」他驀地深情凝視她。「還是說,妳不願意?」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一向大而化之的卡佳里這會竟不好意思起來,這麼回答的言下之意就是「我願意」。

  阿斯蘭把可人兒的小女人模樣全收進眼底,不禁輕笑起來。

  「卡佳里,就算拉克絲沒有設計這場計謀,我也會把妳娶回家,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罷了。」

  聽到這番話,她倏地羞紅了臉。

  還不及說什麼,就聽得啪搭啪搭的零碎腳步聲自遠方傳來。

 

  「啊,找到了……唔喔卡佳里姊姊妳好漂亮!」

  「阿斯蘭哥哥也好帥!」

  是擔任花童的福拉卡小兄妹,今年分別才五歲、三歲。遺傳了父母優良的基因,兩個小朋友都長得白淨可愛。

  「快點快點,馬麻在催了啦。」

  「把拔說,再拖下去就不理你們了!」

  這對被趕鴨子上架的新人無奈地相視而笑,連忙跟著小花童步入禮堂。

  「走吧。」我的公主。

 

  今日,她將成為他專屬的公主。

 

 

 ❖   ❖   ❖

 

 

  原本莊嚴肅穆的教堂現下人聲鼎沸,彷彿每個人都感染了這份喜悅。

  當司儀宣布新人進場時,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到這對金童玉女身上,鎂光燈更是閃個不停,但卡佳里和阿斯蘭畢竟見識過許多大場面,完全不受影響,從容地步上紅毯。

 

  他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見證他倆愛情的另一個里程碑。

 

  他看見前方左側的穆先生及瑪琉小姐一臉欣慰,好像自個兒的兒女要結婚似的。

  穆削去了一頭長髮,回復到初識的英挺外表,只有臉上的傷疤依稀可見,證明了歲月仍舊流轉不待人;倒是瑪琉沒什麼改變,六年前與穆再度相遇後神采煥發,如今更駐顏有術,保有昔日光華,完全看不出是已懷胎兩次的母親。

  迪安卡則褪去以往吊兒郎當的既定印象,變得內斂穩重多了。當初他與米蕾莉亞相戀又分手時,著實嚇了一跳,幸好最終抱得美人歸。艾斯曼家近日又有喜事將臨,或許再過不久,他們就可以喝到剛出世的艾斯曼新成員的滿月酒。

 

  他們來到牧師面前,這位德高望重的神之使者講什麼阿斯蘭根本沒注意聽,心底想的都是身旁嬌妻的倩影。好不容易來到交換戒指儀式,他拿出「預先準備」的婚戒,將卡佳里緊緊套牢。

  「這是……!」是她遺失的紅鑽戒!「怎麼會在你那裡……啊!」卡佳里恍然大悟,為什麼戒指會在那日與拉克絲結束話題後就不見蹤影。

  他們齊看向幕後藏鏡人,拉克絲眼角含笑,不若先前別有意含的狡詐笑容,這次,是真心地祝福兩人。

 

  典禮圓滿結束,最後壓軸當然少不了拋捧花,眾人隨著新娘新郎步出教堂外,卡佳里站在最前方,手拿捧花朝後一丟,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捧花不偏不倚從伊薩克眼前落下,他反射性伸手接住,才知大事不妙。

 

  「被伊薩克哥哥接住了!」

  「幹得好啊,伊薩克!」

  「吵、吵死人了!」

  是命中註定的巧合嗎?眾多親友中,就只有伊薩克一個人還打光棍,也許要不了多久,也可以接到署名伊薩克的燙金喜帖!

 

  阿斯蘭不自覺牽起卡佳里的手笑看這一幕,滿滿幸福感縈繞心房。他想著未來與卡佳里攜手相伴的藍圖,有心愛的人陪伴,就算遭遇挫折困難,也能齊心克服。

 

 

 

  好友的婚禮總算順利落幕,煌按捺不住問拉克絲,他們什麼時候才要結婚?天曉得拉克絲跟阿斯蘭說他們的結婚典禮在下個月根本是騙人的。為了籌備阿斯蘭及卡佳里的婚宴就已忙得天昏地暗,根本無力計劃他和拉克絲的婚事。

  拉克絲朝他笑了笑回答,等阿斯蘭他們度蜜月回來再說吧。畢竟為他們做了那麼多,不讓他們參與我們的婚前準備有點說不過去。

 

  煌無言以對。

  真不愧是他心愛的女子,精打細算、下手為強。

  不過對於拉克絲的提議,他倒是不反對,反而樂觀其成。

  朋友在困難時互相幫忙,不是嗎?

 

 

 

 

 

  未來,會充滿什麼樣的驚奇呢?

 

  我們的世界。

 

 

<The End>

 

 ❖   ❖   ❖

 

偽標題:腹黑女王(→私心作者)陰謀論。

 

(天哪我終於打完了!!然後為什麼會爆字數我也不知道請不要問我,大概是拉克絲太難搞定了吧……=v=+)

這篇的時間點設定成接續在言言的DM文之後XD,大概是GSD時期再過六年。

本來還考慮要不要加註「內含KL、MM、DM,不適者慎入」之類的XDD,這真的是AC文喔請不要懷疑,只是L小姐的戲份多到讓人不敢置信XDD。

(↑所以這就是所謂的「側面烘托法」嗎?XDD→妳以為妳是「羅敷」嗎?【「羅敷自有夫」的羅敷】)

關於這點其實有很多想碎碎念的東東,但是實在太長懶得再打下去所以就再說吧(毆)。可能會再新開一篇專打後記(吧?)。

呵呵呵本來是想在八月底就交出去居然拖了一個禮拜……= =真的很抱歉雨言言!>"<(恕的還沒開始動工耶……XDD")

希望言言新學期能一切順利!!

 84.jpg

 

創作者介紹

開到荼蘼。

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雨言
  • 啊啊啊超感謝夜夜的AC文!!
    邊看邊點燃洶湧的思念--曾經每天都泡在AC論壇看文章啊

    一開始看到KL求婚嚇一跳,煌手腳這麼快![拇指]
    相較下,阿斯蘭就太慢郎中啦~

    阿斯蘭桃色緋聞勾起我傷心的回憶了,好在我們卡佳里姑娘不計較,沒被影響.
    穿插的眾人記聞很有趣,看的津津有味,迪安卡跟米蕾莉亞已經結婚了啊
    --在我腦袋裡迪安卡是會來先有後婚這招的人,不然米蕾莉亞怎麼肯跟他
    (但要拐到她也不是容易的事)

    伊薩克太爆笑了,害我忍不住笑出來
    啊,拉克絲果然是大魔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AC結婚了,真棒!
    感謝KL從中措合,到時候伊薩克說不定已經找到好對象了XD

    夜夜的筆調裡有溫文儒雅的感覺呢,看起來很舒服,
    現在這種風格的人越來越少, 現在流行黑暗風?

    再次感謝夜夜!!!
    這篇完全把我對AC的胃口打開了~
    可以寄電子檔給我嗎?(重點)XDDD

    PS.附圖的卡佳里好幸福的樣子,滿足了~

    也希望夜夜一切順利唷~>w<
  • (現在我的桌布是SEED四人組喔!!每次開機都可以看到他們心情就好高興>///<)

    因為這篇是設定成接續在言言打的那篇DM文之後,
    所以關於迪安卡如何拐到米莉小姐這點就要問言言啦!!
    (是妳讓他們結婚的喔XD)

    我把我心目中眾主角的發展全打出來了XDD
    SEED結局就該這樣嘛!!><

    伊薩克是臨時穿插進去的XD
    本來想說找各配對就好(KL.MM.DM)
    後來突發其想,只好犧牲伊薩克接捧花(毆)
    本來還打算要不要加渥特菲德
    可是想說他好像跟AC不熟就算了吧=v=
    要是以後可以寫KL的後續再請他出場(姆指)

    伊薩克在劇中好像也有配一個女生可是我跟她根本不熟...=3=

    這篇寫到後面有點語無倫次了對不起(鞠躬)
    因為實在太長了沒耐性= =|||
    第一次打那麼長算是一種突破呢!!>v<
    我還是比較喜歡溫和路線
    重口味的看久了不習慣哪~

    電子檔沒問題!!
    幸好已經搬到宿舍
    不然以前在家都是打完存在信箱草稿匣
    存在word會被我爸看到= =

    附圖是在找桌布圖案時偶然發現我有存這張
    想說非常適合就放上來囉!

    我現在過得非常快樂喔,
    才一天就認識10多個同學
    大家住宿舍到處串門子
    新同學都是好人!!

    大二好像會比較累,
    言言也要加油!!

    ight 於 2010/04/18 15:39 回覆

  • 雨言
  • 和家人共用電腦不好意思放動漫圖片,但夜夜這麼一說我心動了XD

    對嘛!要是SEED跳過DESTINY殺到結局(結婚)該有多好!

    伊薩克身邊的女伴叫詩河
    忘了是名字還是姓,聽起來很美
    渥特菲德是老虎吧,早年就失去戀人,叫他接捧花也挺傷感的
    不然再找第二春吧!

    哈哈沒關係,我很喜歡後面的橋段~
    對啊, 重口味......太傷心神了,最近看CLAMP的作品就是這種感覺
    說不定我會培養出對悲劇的胃口呢TuT

    我檔案也都放在網路[點頭]

    喔!感覺好好玩!!太好了~
    我們學校是這禮拜一到三新生訓練呢
    所以我禮拜四就開學了,聽說最常有放到21號的

    嗯,不過我想下學期會比較累
    這學期的課有些沒抽到,比目標少(下次早點去抽籤!)
  • 不只不好意思,我爸對這方面很反感……= =所以很麻煩哪……

    對嘛那五十集根本可以直接跳過,讓AC、KL、MM、DM在一起就好了嘛講那麼多廢話=3=
    (最可惡的是居然還讓DM分手!!>”<)

    我對詩河這個人的長相超陌生(但還是知道有這個人啦),
    她有在本篇出現過嗎……?
    沒關係伊薩克一定會遇到真愛的!!(握拳)

    後面的橋段是指伊薩克接捧花嗎?XDD
    話說雨言言有被拉克絲騙到嗎??XDD
    還是一開始就知道拉克絲(→作者)的計謀?
    (惡劣的作者連讀者都想騙)

    說到CLAMP,我好久沒看HoLiC了耶~

    選課……= =+
    今天在facebook打的狀態是「一群瘋女人對著電腦咆哮!!」
    只不過就選個體育課為什麼可以那麼圈圈叉叉啊!!!(翻桌)
    一直顯示不出網頁,想選的課不是衝堂就是被選走
    (早知道不要先買午餐、新生訓練完直接殺回宿舍選課的=3=)
    最後選了星期五下午的網球,
    時間有點不好,星期五下午有時候要準備回家啊~~~><
    不過為了網球就算了吧=v=
    一上不能選通識,所以只要把體育解決就好了

    然後我懶得再打一篇後記,把想說的跟言言講一下就好=v=”
    這篇作了很多嘗試
    第一次打SEED文、第一次打那麼長、第一次空兩格,把對SEED的殘念全發洩出來了XDD
    再根據本身私心對製作群不能理解的設定都作了合理的解釋XD
    (AM不會成的啦=v=去去去~【擺手】)
    畢竟是戰爭片,實際上總是不會像外表看起來那麼無事
    眾主角心裡的轉折算是一個重點吧
    (謎:欸妳確定妳寫出來的東西跟妳想的一樣嗎?XD)
    總而言之,結局要是皆大歡喜就太好了!!

    P.S:寄給言言的檔名打錯了XD
    是「詐婚」不是「誘婚」XDD
    麻煩言言改一下唷真是不好意思(毆)
    (「誘婚」本來是一篇一露文後來被我砍了XD)

    ight 於 2010/08/17 12:29 回覆

  • 子路
  • 對於拉克絲的陰謀我一直在偷笑XDD
    阿斯蘭果然還是敵不過拉克絲女王啊~(何?)

    不過我有個問題.....煌的養父母我記得destiny沒有給他們便當吧?那怎麼不請他們當主婚人?
    好啦反正這沒什麼重要的(踹)

    AC王道拉!!美玲閃邊去!!= =
  • 欸所以子路一開始就知道這是拉克絲小姐的陰謀(其實是作者的陰謀XD)嗎!?0.0///
    (沒騙到人!?)
    應該說沒有人敵得過這位粉紅腹黑女王XDD

    煌的養父母...有這號人物嗎XD
    他養父母只有出現在跟響博士一起的那時候吧...(是嗎?)
    欸我也不知道耶XDD
    啊不要在意這種小事啦(毆)

    對嘛對嘛AC王道!!>"<
    我連她的名字都不想打出來...

    (話說回覆到一半就去吃飯,
    結果從5點拖到9點XDD)

    ight 於 2009/09/10 2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