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春時節,身著各色春裝、爭奇鬥豔的百花們紛紛退出舞台,褪下不符潮流的過時裙裳,落土而歸,等待來年重放光華。

一陣微風輕撫而過,順手揀了還固執停在樹梢上、不肯化為春泥的幾瓣桃花;花瓣隨風繾綣起舞,飄向不知名遠方。

許是炎夏伺機而動、準備一舉搶下大權吧,近日和風總帶著一股燥熱,空氣中滿是浮動不安的因子,就連一向讓人退避三舍的真央靈術院最近也瀰漫浮躁的氣氛。

但那真是天氣在作祟嗎?今日的真央靈術院不同於以往,少了肅殺的氛圍,取而代之的是愉悅歡騰的熱鬧場面。只見擁有二千年歷史的斑駁大門前一反常態地聚集了許多攤販,大抵都是花店派人擺攤叫賣,除了簡單一枝玫瑰就足以聊表心意,繽紛燦爛的花束更讓人目眩神迷;若是再搭配一隻戴著學士帽的泰迪熊,無疑是顧客心中的寵兒。

 

典禮已經完美落幕,在真央靈術院的日子也將劃下句點。

 

「呃……雛森,這個,送給妳。」

各間教室前人滿為患,每個人都想把握最後時光好好訴說多年情誼,互道一聲珍重再見,原本禁止喧嘩吵鬧的走廊頓時人聲鼎沸。他不太想引起同學注意,只在她身旁輕聲喚她。

「哇啊!好漂亮的花!」一轉身就撞見一大束豔麗耀眼的鮮花,雛森不禁笑開懷。「謝謝你,吉良。」

「沒什麼。畢業快樂。」他故作瀟灑回道。

接過花束,兩人依舊有說有笑;大概是因為往後都會進入護廷十三隊為屍魂界效力的關係吧,笑語中完全沒有畢業離別的感傷,然而看在站在遠處的某人眼裡,心裡頗不是滋味。

 

「要是不爽的話,就過去嗆他啊。」

身後冷不防冒出一句話,讓注意力都放在雛森身上的日番谷嚇了一跳。

「……是妳啊。」回身抬頭一見來人,又自覺沒趣把目光移回可人兒身上。

松本看他這副鳥樣,不禁啞然失笑。

「再不行動的話,為時已晚、遺憾終身,可別怪任何人。」要知道「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怕到時只能替他掬一把同情淚了。

「嘖,囉嗦!」被人這麼一激,日番谷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向雛森,那模樣看來有些彆扭。「喂,尿床桃!」故意高聲呼喊,像是在宣示主權,同時也成功地引起雛森注意。

果不其然,小妮子馬上杏眼圓睜、怒氣沖沖地瞪著他。「不要叫我尿床桃,臭小白!」

「喏。」再聽她碎碎念下去耳朵都要長繭了,日番谷不等她說完逕自塞了一個未經包裝的方盒給她。

雛森滿臉狐疑,「這是什麼?」邊順手打開盒蓋。

 

一朵桃花。

正確來說,是一朵冰封的桃花。

 

「畢業快樂。」他瞅著她驚訝無語的表情,久久才悻悻然吐出這句話,又隨即補充,「那是從流魂街的桃樹上摘下來的。」運用本身的冰雪系能力,在嬌嫩的桃瓣結上一層薄薄的冰霜,使其不凋萎,能永久保持迷人丰采。

「流魂街?」雛森知道他指的是他倆一同成長的流魂街老家,小時候他們總喜歡坐在屋簷下看一旁的桃樹搖曳生姿,下起一場又一場的桃花雨。「可是你今年不是沒回去?」自從進入真央靈術院後,就鮮少回去流魂街了。

望著他的清澈雙眼充滿疑問,他只得別過頭,不跟雛森對上眼,臉上還泛起一抹可疑紅暈。

見日番谷窘迫的表情,聰慧的雛森立刻明瞭。

 

這份禮物,是他去年就準備好的。

 

花會枯萎、冰會融化,雛森甚至可以想見他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在那上面覆上一層薄冰,凍結花兒光陰,不讓年華逝去。

她忽然覺得好感動,異樣情愫充塞胸臆,滿滿話語鯁在喉頭卻發不出聲,只能傻愣愣地望著他。

半晌,雛森忽地開口:「等下一起回去看看吧。」回去流魂街,那個充滿兩人回憶的地方。

「嗯。」他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故作滿不在乎,但雛森知道,這只是一種偽裝,好藉此隱藏他真正的心情。

隨後兩人即連袂離去,完全忽略一旁的吉良,連雛森暫時放置牆角、那把他送的花束都忘了帶走。

吉良只能默默目送他們漸行漸遠,方才雛森生氣的模樣突然閃過腦海。

他從來沒見過那種表情。

一直以來,雛森都是笑臉迎人,對每個人都溫和有禮,很少動怒。這時他才猛然領悟,日番谷對她而言,是特別的。

吉良注視著他們離去的方向出神好一會兒,才一臉落寞地拾起雛森遺忘在陰暗牆角的鮮花。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真正是「東風無力百花殘」。

 

在無意間判定吉良出局的雛森,早已將出局者拋諸腦後,在前往流魂街的路上再度上演同樣的戲碼,卯足全力槓上日番谷,絕不讓女性同胞顏面掃地。然而日番谷卻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反駁,攻擊力明顯下降。

倒是他本人不在意屈居下風,相反地,因為雛森,現在心情好得很;只不過礙於男人的面子問題,從不表露出來。

 

他絕不會承認,對雛森的情感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真正是「東風無力百花殘」嗎?

對於這個問題,日番谷沒辦法回答。他只知道,他身旁的兩朵桃花,現在可綻放得絢爛奪目呢!

 

 

 

                          <The End>

 

*   *   *

 

後記:

副標題是「同人無罪」()

我根本不知道日本畢業時(我知道是三月啦)桃花還開不開、日桃是不是同一屆畢業生(所以在文中看不出來XD),所以最後只能寫出這種模稜兩可的文(再毆)

欸不過還是有去查點資料,然後又發現一些可以當作題材的訊息,等到我寫的出來時再說吧(茶→再再毆→簡言之這女人就是欠扁)

過了一個月暑假終於交稿了,指考期間謝謝季路照顧啊(拍肩),期待下次還有機會可以再巴啦巴啦聊兩節課動漫XDD

最後再度聲明,不滿意不退貨,謝謝合作,不便之處請見諒(鞠躬)

(要體諒我一年半沒寫文看文哪!!>"<能平安交出這篇我也覺得很厲害XD)

 

創作者介紹

開到荼蘼。

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季路
  • 好拉看妳這麼辛苦的份上我就不退貨了(何?)
    開玩笑的拉,這篇寫得不錯喔,尤其是吉良被三振出局的那段~(天音:這邪惡的傢伙)
  • 吉良是特別加進來凸顯日桃讓妳得意的XDD
    本來還想畫張日桃給妳的說...

    ight 於 2009/08/08 17:22 回覆

  • 季路
  • 好啊好啊快點畫吧(踹)
    其實我很希望有人能把我想的東西畫出來欸ˊˇˋ,因為我不會畫,不過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 (踹+1XD)
    欸老實偷偷告訴妳,
    姑娘我不會畫同人XDD
    而且我最近滿腦子都是數碼XDD(毆)

    這麼說我是適合的人選嗎XDD
    謝謝抬舉啊~~
    但是就算我會畫也不見得能把季路所想的東西完全表達出來
    所以不能答應妳=v=
    要是交不出來就糟糕了而且9月初就要開學實在沒時間(我還有一大堆漫畫小說沒看!!)
    看我哪天有空再畫張日桃不指定的給妳吧XDD
    (其實我還想把我家的牛牛跟妳家的大蛙加進去XDD)

    ight 於 2009/08/11 11:44 回覆